當前位置 北京快三走势 > 自住創業 > 創業指導 > 在路上:一個尚未成功的創業故事
在路上:一個尚未成功的創業故事
作者: 時間:2016-12-7 閱讀: 次

創業之前想過很多東西:夢想,自由,激情。

創業之后才發現殘酷很多,但并不浪漫:租房,招人,打雜,納稅,為下個月的工資發愁。就像結婚后柴米油鹽的生活。

《中國合伙人》說:“不要和最好的朋友開公司”

俗話說,機會留給有準備的人??墑俏頁隼創匆?,不是因為自己準備好了,而是因為朋友準備好了。

有兩個在同一家游戲公司呆過的朋友(暫稱熊某和方某吧),成了很好的朋友,最終成了合作伙伴。

這個世界小得就像一部蹩腳的小說,其中最蹩腳的情節是:公司的最大股東,最信任我的能力的朋友,最支持我出來創業的伙伴——熊某,因為和我的矛盾而離開了公司。

熊某是一個技術過硬,為人真誠,腳踏實地的老程序員。

這個“老”只能代表資歷,實際他看起來很年輕,心態也很好。我欣賞他的技術深厚,他欣賞我的思維活躍。我們曾經有過非常愉快的時間,但是最后卻應了《中國合伙人》里的那句話“不要和最好的朋友開公司”。

我和他其實只有兩個矛盾:一個是做事方面,一個是做人方面。

做事方面,他希望公司集中精力做好游戲產品,專注在一件事情上;而我因為擔心公司的生存問題,接了一些雜七雜八的活回公司做,有一些性價比不高的項目,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公司的資源調配。

做人方面,他認為做公司和做人一樣,要表里如一,真誠待人;而我有時候會為了公司利益犧牲一些原則,偶爾做一些不太靠譜的承諾。(承諾這個事情,做好了叫激勵,做砸了叫吹水)

從他的角度來看,大概會覺得我有點浮夸吧。關于公司的發展方向以及我做事的方式,我們激烈的討論了很多次。但有的時候,討論是注定沒有答案的,我們需要的只是一個決定,哪怕是錯誤的決定。

這大概是最痛苦的部分:他并不同意我的觀點,可是他又不能不妥協,因為當初是他堅持要讓我來當總經理的。

當他有一天說,要離開公司的時候,我沉默了很久,因為我覺得需要離開的人是我。

在我加入公司之前,他已經為公司付出了很多心血。

那個時候公司的合伙人只剩下我和方某,方某是一個沒心沒肺的樂天派,沒有什么可以讓他發愁的。

熊某還在的時候,他是我們的和事老。熊某不在了,我們只好相依為命相互嘲笑作樂了。

他的家境比我稍微寬裕一些,在經濟方面給我作了很多讓步。我工作了三年出來創業,經濟上的積累還沒有完成,家里也沒有經濟上的支撐,又趕上結婚生孩子,各方面壓力都比較大。

有時候想,如果合伙人不是他,大概我早就支撐不下去了。創業失敗并不需要什么萬丈懸崖,一顆小石頭絆一下就夠了。

在之前的公司當部門經理的時候,要協調銷售,項目經理,策劃,研發,硬件工程師幾個部門做的事情。現在一個人把幾個部門的事全干了。

白天跑單子,做項目溝通,晚上在夜燈下做方案,敲代碼。photoshop平面設計,Sketchup三維結構設計,Axure原型構建到flash動畫,3d游戲引擎開發,什么都要會。

項目忙的時候,身體累。沒有項目的時候,心里更累。曾經幻想過創業以后自由自在的生活,結果是:老婆生孩子的時候都不敢在家里多休息一天。

忙的時候也想招人分攤一下壓力,可是一直顧慮重重。

銷售方面:熟手不容易招,新手會浪費機會,畢竟公司目前的項目來源有限,自己做成交率更高一些。

技術方面:業務內容比較龐雜(2d的,3d的,客戶端的,網絡端的,pc的,移動的都有),技術跨度大,高手養不起,新手做不了。

雖然心里也明白,一個公司的老板不是打雜的,不然公司永遠發展不起來,可是當公司的生死存亡擺在面前的時候,那些華麗麗的創業經驗全都可以扔到一邊了。

什么技術創新商業模式創新,都是吃飽飯以后才有時間想的東西。

做游戲:產品、定位、出路和搖擺

公司的第一個產品是一個街機游戲,那時候街機行業的頹勢還沒有這么明顯,手機游戲還沒有這么如日中天。產品的研發周期從三個月拖到一年,不停的修改。在廣州番禺找了幾家街機的代理商,才慢慢弄明白這個行業的游戲規則:那些龐大好玩的日本進口游戲設備,賺的錢遠沒有一臺小小的博彩機多。而我們的產品定位尷尬的夾在這兩者中間。

在產品修改和渠道推廣做了諸多嘗試以后,我們才慢慢接受了產品的銷售額連成本都收不回來這個現實。

在這個游戲產品之后,公司的定位搖擺了很長時間。

如果公司繼續投入力量做游戲產品研發,再不成功,那公司基本上就維持不下去了。

如果轉移方向,接項目外包,那團隊結構要調整。做服務性項目不是公司的優勢,沒有專業銷售,回報也遠沒有游戲來的高。簡言之,第一條路子高風險高回報。第二條路低風險低回報。

從團隊的基因上來說,我們是希望走第一條路子的,那才是我們創業的初衷。最終的情況是,公司還是以求生存為基調,慢慢嘗試接一些外包項目。

我的老東家是一家做數字娛樂(或者叫多媒體互動)方面的公司,我們外包接的主要是這個方向的,所以深圳的這個圈子我還比較熟,基本上二度人脈就覆蓋了。因為沒有專職銷售,沒有品牌名氣,就從二手單做起。做了一年的項目外包以后發現老板是給員工打工的:發完工資全沒了。項目的性價比很低。

公司的團隊也在這期間出現大的流動,那些跟著公司辛辛苦苦做了一年多的同事開始對公司的前景產生質疑。如果說做游戲的時候大家還有一個吃不到嘴的餅可以望著,那后面看到的只有餅渣了。

那時候每天都希望自己像一架24小時運轉的機器,晚上睡覺夢見的都是怎樣為公司尋找好的出路。在公司最困難的日子里,我們都想過散伙這個詞,但誰都不敢說出口,仿佛這個詞是瘟疫,一說出口就會帶來無窮災難。

等我們有勇氣自嘲:“公司下個月就發不出工資了,你家孩子還有奶粉嗎?”的時候,我們已經開始成熟了。懂得什么時候要安靜的守候,什么時候要奮起搏擊。

我的創業感悟

短短兩年的時間,已經看過太多失敗的案例。身邊的朋友,有錢有背景的,有華麗創始團隊的,都見過了。我還不知道創業成功的經驗是什么,因為成功不可復制。

可是我可以說出創業失敗的一百種死法。

創業是痛苦的,也是有癮。時常后悔,可是卻不想回去了。

當看著朋友玩游戲,當家人看電視的時候,會突然想,未來的科技應該發展成什么樣子。每天在地鐵上的時候,每天吃飯的時候,會突然發呆,想象幾十年以后的生活。躺在床上,腦子里裝的都是明天的機遇和挑戰。眼睛所到之處就是機會,機會從來不是一種客觀的存在。

我們只是一幫不安份的創業者,用機警的雙眼看著世界,野心勃勃而又小心翼翼的尋找著改變世界的力量。

來源:
熱門推薦